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粉丝为快女产业链供血 黑幕反成投票催化剂(图)

[日期:2009-10-15]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晶晶 白雪 [字体: ]

来源:中国青年报

“快乐女声”十强将于10月23日在湖南株洲开唱,谈莉娜、李媛希、黄英于9月下旬提前赴株洲举行见面会,3名快女的亮相让现场几度失控,数百名粉丝的举动让保安也捏一把冷汗。CFP供图(资料照片)

    “快乐女声”十强将于10月23日在湖南株洲开唱,谈莉娜、李媛希、黄英于9月下旬提前赴株洲举行见面会,3名快女的亮相让现场几度失控,数百名粉丝的举动让保安也捏一把冷汗。CFP供图(资料照片)


  “快乐女声”产业链分析

  爱给了偶像 钱给了谁

  本报记者 王晶晶 白雪

  尖叫也是生产力

  哪个粉丝会去听一场偶像不能唱歌的演唱会?

  10月10日晚上,快女巡演在长春开唱,“快乐女声”李霄云只能登台却不能唱歌。但是,现场仍充斥着“云团”的尖叫。

  “全场都在喊她的名字,我们怕她孤单。”一个“云团”告诉记者。李霄云初中还没毕业就随母亲出国,后来加入了澳大利亚籍。按规定,主办方应提前报批。由于报批没通过,当晚李霄云不能在演唱会上开口唱歌。“下午5点多,一些‘云团’就知道花780元买的票却听不到她唱歌,本来想走。但大家想想还是决定进场。唱片公司都盯着呢,别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舞台上。”

  总决赛结束后,10强全国巡演成为粉丝们PK的第二个赛场。集资、捐款、拉票、团体购票,这些努力只为能在场馆里形成整齐的粉丝方阵,为选手造势。10月7日上海站全国巡演,“云团”在这轮PK中胜出,李霄云成了当场的“城市之星”。“云团”不仅是780元高价票的主要消费力量,还斥资包下了上海大舞台外的大屏幕,循环播放李霄云的VCR。

  “专业评审不看好李霄云,所以我们要为她造势。”“云团”李霞(化名)说,买票去听10个人的演唱会,说到底是为那一个人去的,“我们去演唱会一方面是喜欢她,一方面,要让市场也看到李霄云的人气。”

  主办方不仅要看到市场的力量,还要听到。演唱会现场设置了分贝测试环节:主持人一个个叫女孩们的名字,场下粉丝听见自己偶像的名字就开始尖叫,分贝越高越证明人气。每个女孩在巡演中只有唱两三首歌的机会,但得到尖叫声最高的女孩,可以再次上场,多唱一首歌。

  “云团”们拼命喊,最后形成了最高声112分贝。高兴之余,他们随即发现,光靠人声是个笨方法,其它粉丝团的尖叫声里还有哨音和喇叭声。“下一场,我们就有准备了。”

  哨子、喇叭或者更强大的扩音设备,只不过是延续粉丝们自这个夏天开始的资金投入的一种延续,也只不过是2009“快乐女声”整个经济链的一小部分。自2005年“超级女声”启动后,节目制作商、节目品牌运营商、电信运营商、娱乐包装公司迅速学会共享“选秀”这块蛋糕。看得见的是钱,看不见的也是钱,粉丝的每一笔消费,都在源源不断地给整个产业链供血。

  这些“快乐女生”接下来还要去杭州、温州、株洲、北京……“你去北京站看巡演不?如果去,可以团购。”QQ对话框那边,一位“郁金香”发来一张露出牙齿的黄色笑脸。

  “假”信息也能烧钱

  17岁的“郁金香”小七(化名)一把抢过家人的手机,熟练地输入“快女03”,“10658830”,然后摁下发送键,这样,郁可唯的彩铃下载量又多了一条。

  这个夏天,她每周在自己的手机上重复这样的动作3次,然后在亲戚朋友的手机上“连蒙带骗”地重复N次——彩铃每条2元,同一个号码一周内最多下载3次彩铃。快乐女声比赛结束时,除了电话费,她还花57元买了一张十强的CD合辑、花200元参加粉丝团集资买了“刷子”(刷票器)。

  很多粉丝说这样的开销不算大。在快女粉丝的圈子中,整场比赛下来,花费两三千元,属于正常水平。

  随着“快女”的喧嚣,豆瓣网“选秀学”小组一个已经沉寂的帖子又被打捞出来。发帖人刘逸轩是2007年“快乐男声”亚军苏醒的粉丝,他在帖子中逐个列举了选秀节目的“经济增长点”:投票要花钱、看演唱会要花钱(团体票10万元以上才能打折)、买选手合辑要花钱、相关正版图书资料要花钱、比赛时造势的灯牌横幅,全要花钱。

  所以,粉丝们再怎么烧钱的新闻都不算新鲜:有比赛时购买1万元的天价黄牛票;花1万元“买断”选手下榻酒店门口的一块空地放花篮、做气球门为选手造势;在短信定胜负的时代,很多粉丝团团长和选手家长的手机上收到过来自专业刷票公司的“业务洽谈”短信。

  在紧张而热闹的赛程中,甚至,“假”信息也能带来利益。

  今年国家广电总局要求,不得采用手机、网络、电话投票等任何场外投票方式。但根据赛制安排,搜狐、金鹰等6家合作网站和中国移动无线音乐俱乐部位列专业评审席,这些“专业评审”将根据网络人气和彩铃下载量投出代表自己公司的一票。因此,粉丝们的战场反而更多了:彩铃当然要下载,并且要在PK选手中保持相对第一才有意义。粉丝QQ群里不知什么人发了一条消息:彩铃下载量很有可能影响唱片公司大佬对选手市场的估算。因此在这一项上,也要“彪悍”起来。

  商业力量却跟粉丝的美好愿望玩了个乌龙。距总决赛开始还有1个半小时,各家粉丝正疯狂下载选手录制的手机彩铃。这时,“云团”突然接到一条消息:“本人于8月29日打12530电话向移动公司要比赛现场不投票给李霄云的原因,刚才来电回复,比赛时投票依据不是一周彩铃下载量,而是比赛后开始计算的即时下载量。”这意味着,之前下载的彩铃全部作废。

  几乎同时接到消息的“郁金香”决定,比赛开始后冲刺彩铃,“没下彩铃的留着钱到比赛开始后下载,下了的删了重下。”

  已经没有时间愤怒,粉丝们知道“花钱也得不到第一”的道理,但每个人还是抱着“既然作为参考,既然别人都在下载、投票,那我们的选手也不能受委屈”的心态。

  “粉丝也是人!”在一次签售会草草结束后,某粉丝团管理层愤怒地发短信给天娱公司的人,但这种愤怒旋即被巨大的消费能力吞噬。就像粉丝们总是热衷于探讨比赛中可能存在的各种黑幕,但同时又将这种阴谋论转化为下载、投票的催化剂。当他们两只手忙着电脑键盘上的ctrl、shift、delete以及enter键忙碌(一种徒手投票方法,可以突破每个IP一小时只能投1票的限制,达到1秒1票的速度),为选手增加网络人气时,在那排笑得灿烂的年轻女孩旁边,方便面、整形美容、网络游戏、手机以及品牌服装的广告也正蓄势待发。

  如何看待“快女”的经济回报

  让粉丝们疯狂砸钱的彩铃,在湖南卫视2009快乐女声发言人李浩看来,属于“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营收范畴。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李浩表示,赞助、广告投放以及赛后艺人产品才是整个“快乐女声”直接经济回报的主要部分。

  “今年节目播出时间比较短,可以占用的广告时段和资源也相应变少。但冠名收入和插播广告超过1亿元,这突破了我们原先的预想。”李浩说。“快乐女声节目收益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节目选秀,收益是广告和互动增值业务。第二阶段是签约艺人的包装、培训、学习,后期跟市场对接,收益包括演出市场、品牌代言、品牌的授权、参加一些影视剧的演出、还有无线音乐市场,这些天娱公司都在做。”

  天娱是湖南卫视全资控股的经济公司。该公司称,对于巡演这个产品没有“盈利预期”。“巡演无论是在品牌还是商务运营上都是公司非常不错的一个项目,经过4年的运作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产品。当初考虑设计这个项目,最重要的是希望能提供一个更大的舞台,让10个快女能在演播厅之外的舞台上有更好的表现,不断积累舞台经验,并接受市场的检验。”天娱公司品牌管理中心负责人说。

  粉丝们目前砸钱的主要项目其实并不是快乐女声经济链中的主干部分,而是意味着为“市场的检验”探路。

  “选秀节目最主要的盈利是广告和赞助。”东方卫视一位选秀节目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透露,冠名费与选秀节目周期的长度以及广告的投放量直接相关。夏天“大秀”的冠名费都是千万级的。“赞助商一般会在头一年就决定,第二年花多少钱投在本产品用于电视推销上。”

  2009年的“快乐女声”再次刷新了选秀记录:15万人报名参赛,上星后十场总决赛直播,以绝对优势稳居全国同时段电视节目收视率第一名,收视最高的一分钟,市场份额达到44.36%,观众规模累计达到2.3亿。到比赛结束时,湖南卫视广告部完成了13个多亿的创收,提前3个月完成了全年的任务。

  至于备受关注的取消短信投票,实际上对节目的收益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它不是选秀节目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江苏卫视一位工作人员称,电视台与电信公司支付平台费后,按风险比例分成,电视台最多拿到40%。规定选秀节目不能进黄金档才是对这类节目最厉害的一击。

  今年出现的网站与电视台则属于“交换型合作”,一位业内人士称,双方不给对方钱。

  “这是一种媒体之间的资源互换。”某网娱乐频道主编王磊说,今年4月与湖南卫视签约时,双方即确定了网站代表进“专业评审”的赛制。在快女专区,“广告招商会比其他的项目更容易。”

  据李浩透露,国家广电总局发展改革研究中心曾对“超级女声”品牌价值做过估算,结果显示整个节目拉动产业链30亿元。“但我们2005、2006年的收益不到这个预估量的1/10,也就是不到3亿元。”

  “有没有能力做选秀,是一个电视台综合实力的体现。做了选秀之后,广告客户会比较认同,资源会向你倾斜,这是一种连锁反应。”江苏卫视一位工作人员说,几年前他们第一次做选秀,只吸引了一家省内企业冠名,下一年很快有跨国企业冠名,接下来,该企业的其他子品牌迅速加大了对其他节目的广告投入。

  究竟谁才是这场夏天大秀中的最大赢家?“今年湖南卫视的广告收入和收视率都没有2005年好,但它的影响力仍在那里,你能说它是最大的受益方吗?”东方卫视一位工作人员说。

  据湖南卫视总编室介绍,快乐女声节目本身的收益更多会体现在湖南卫视方面,天娱公司的收益会在赛事结束后持续体现。“从项目运营角度考虑,我们更多的关注在赛后开发方面。”最近,快女10强将参演湖南卫视翻拍版《还珠格格》的新闻已经在网上广泛流传了。

  “应该回归选秀的本色。”东方卫视一位离开选秀节目的工作人员这样说。“如果是一个鼓励梦想的唱歌比赛,就应该让选手好好唱歌,而不应该用商业力量去改变它。”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